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垂询热线

0571-56835043

电子信箱

bloodcollectiontubes@gmail.com

公司地址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
邮编:318020
电话:0576-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
传真:0576-84050345

更多 | 加入成员列表

资源导航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星期六高手开开奖号码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0-01-18  浏览刺次数:


  1902年3月1日,我在斯特拉斯堡神学院,以《第四福音之‘道’的教义》 为题,做就职学术演讲。事后得知,神学院两位教授反对我出任讲师,不赞同我的历史性研究途径,害怕学生被我的观点误导。不过,反对意见未能占得上风,因为霍尔兹曼拥有权威地位,他们无法逾越,而他是认可且支持我的。

  演说中,我指出,约翰福音记载的若干耶稣言论,看似互不关联、语意不详,其实是相互联系的;意欲理解其间含义,就得将之视为一种指引,耶稣期望借由这些言论让信徒认可圣礼之权能来自于“道”。就此研究成果,直到多年后才有机会于拙著《神秘使徒保罗之神秘主义》中充分谈论。

  我自1902年夏季班开始上课,课程主题是有关提摩太书和提多书的相关内容,亦即教牧书信。

  与学生互动激发我进一步从事耶稣生平研究。学生们之前修过史比塔 教授有关耶稣生平的课程,不过他们对此项研究的以往状况知之甚少。因此,经过请示霍尔兹曼教授,我获准于1905年夏天开讲耶稣生平研究史课程,一周两个课时。该主题对我颇具吸引力,备课因此特别认真,投入时间和精力巨大。多亏罗伊斯及其他斯特拉斯堡神学家慷慨遗赠,学校图书馆收藏的耶稣生平之文献非常齐全。此外,有关史特劳斯 和雷南 撰写的耶稣传记所触发的争议性文献,也收藏得特别齐全。恐怕这是世界上考查耶稣生平研究史的最佳场所了。

  除了研究和授课,我还兼任圣多玛斯神学院威廉宿舍主管,在埃里克森去世后代理他的工作,时间是1901年5月1日至9月30日,金算盘高手论坛网址 * 手机,之后由林格斯汉(地处斯特拉斯堡近郊)的安瑞希牧师正式接任。事出有因,教会史教师卢修斯教授于1903年夏天因病猝亡,安瑞希被指定临时接替他的位置,因此我在1903年10月1日正式接任宿舍主管职位,入住可以俯瞰圣多玛斯黄金河岸的舒适宿舍,赚取2000马克年薪,此外我还可以保留学生时代住过的旧房间,用于读书和研究。之前安瑞希掌管该项工作时,我在城里居住。

  《历史耶稣之探索》出版于1906年,第一版副标题为“从赖马鲁斯 到雷德”。

  赖马鲁斯是汉堡的东方语文教授,其专著《耶稣与门徒的目标》以耶稣分享世人之弥赛亚期冀的假设为基础阐述耶稣的生平。作为同类题材中的第一部,此书是在赖马鲁斯逝世后,由莱辛以匿名方式出版的。

  雷德是布雷斯劳市一位神学教授,其《福音书中的弥赛亚奥秘》是第一部以坚实论证彻底否定耶稣持有任何观点的著作。出于维护其理论的一致性,他进一步论证道:耶稣从未自视为弥赛亚,而门徒只是在其受难后才将他追尊为救世主的。

  由于赖马鲁斯和雷德恰好呈现了我学术研究理念的两端,所以前述拙著即以他们之名标注为副标题。

  通过研读历年耶稣传记之后,我发现要将它们梳理划分是极其困难的,曾几度着手,几度罢手。无奈之下,我把所有相关书籍堆在房间中央,为预定的每一章节设定一个位置,或置于房角,或置于家具间的空位,几番思考后,再从中央书堆一本一本拾起,安置在预先设定的各自位置上。我坚持让每一本书都各归定所,而且在对应章节的初稿完工之前,地板上的书籍将一直待在原位。这个模式我坚持到最后,以至好几个月,来客都得沿着书堆间的曲径蜿蜒蛇行。另外,我还得不断告诫沃腾柏格遗孀——她为我打理屋子,尽心尽责且善于清理屋舍——切忌不要碰那些堆积如山的书。

  以历史批判的方法研究耶稣生平的首批学者,一路走来并不轻松。原因是,一方面他们使用的是纯粹的历史工具,另一方面他们考察作为信息来源的福音书的角度是批判性的。他们逐渐认识到,要研究耶稣对其自我使命的理解,是可以借助历史性与批判性分析从既有信息中有关耶稣布道及活动的记载中获得线世纪撰写的耶稣传记,一般都将耶稣描写为民众启蒙师,引导信众升华其非精神性的犹太教,进而获得真爱之神的信仰,最终坚信精神天国将随弥赛亚莅临于世。传记作者皆力图说明,耶稣缔造的所有奇迹皆为自然事件,为大众曲解乃不幸结果而已,他们期望借此传记打消世人的奇迹观。此类理性主义的耶稣传记,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芬图里尼撰写的《希腊先知拿撒勒的非超自然史》,初版共4册、2700页,于1800年至1802年间以德语匿名在“伯利恒”(其实是哥本哈根)发行面世。当时,该书并未引起人们的关注。而赖马鲁斯则另辟曲径,意欲透过晚期犹太教有关弥赛亚的教义角度探究耶稣的布道活动。

  耶稣生平之历史研究只能借由福音书批判性研究着手。19世纪开始,即有学者进行此类研究,延续进行了几十年,结果如下:约翰福音呈现的图像与其他三种福音不协调、不融合,既然其他三种福音更为古老,应该更为可信,三者共享内容皆可于马可福音中觅得原始容颜,路加福音出现的年代要比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晚了许多。

  1835年,史特劳斯出版《耶稣传》,自此耶稣生平研究便陷入窘境。他指出,两部最为古老的福音书中有关耶稣的记载只有一小部分内容是真实可信的。他认为,原始基督教中沉淀下来的故事大体都具有神话性质,主要源于《旧约全书》有关弥赛亚的内容。

  我们清楚,史特劳斯之所以质疑两部最古老的福音书,并非因为他是怀疑论者,而是因为,他是最早明了欲澄清福音书所载耶稣公开活动与布道细节之艰难性的学者之一。

  源于19世纪中叶的现代历史观认为:耶稣曾力图将存在于犹太教中的弥赛亚期盼加以精神化;他示人以精神性之弥赛亚,试图铸造一个神圣的道德天国。及至他被怀疑、被背离时,耶稣乃下定决心以死殉道,进而争取最后的胜利。

  很多学者沿此思路展开研究并撰写耶稣传记,其中包括雷南(1863年)、凯姆(共三卷,1867年、1871年、1872年)、哈塞 (1876年),以及霍尔特曼(1901年)。我的老师霍尔兹曼,则以前三本福音书为基础,尝试为此研究铺垫学术根基。至于耶稣的现代化理论,可读性最强的应该是哈纳克的《何谓基督教》(1901年)。

  我的观点是,认为耶稣试图将当时之弥赛亚期盼予以精神化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文献多次载明,耶稣曾实际阐述,在世界末日来临之际,人子与弥赛亚国度亦将降临。假如我们不重新诠释或者无法推翻记载,就只能选择两种出路:或者承认耶稣确实存在于晚期犹太教的信仰;或者认同耶稣仅以纯精神性方式述说弥赛亚和弥赛亚国度。仅此出路是可信的,其余皆为原始基督教因晚期犹太教现实观点的影响而延伸之说。

  面对上面的两种选择,研究者一般都将选择后者。耶稣竟然拥有晚期犹太教的弥赛亚理念,这种理念对我们来说,太荒唐了,难以服人,它竟然对这两部最古老的福音书的可信度提出质疑,进而否定其相关史料的真实性。

  然而,一旦该理论意欲将真实的“精神弥赛亚”与虚妄的“弥赛亚”区分开来的时候,正如柯兰尼(《耶稣基督与同时代之弥赛亚信仰》,1864年)和沃克马(《拿撒勒的耶稣》,1882年)之所作所为,它必须同时推翻耶稣自视为弥赛亚的事实。因为,那些记述耶稣向门徒透露自己实为弥赛亚的段落呈现的无一不是“弥赛亚”之意境——耶稣坚信在世界末日降临之际他必以人子身份示人。

  耶稣是否持有思想遂转化为一个疑问:他是否自认为弥赛亚?做肯定答复,就意味着承认耶稣的观念与期盼与晚期犹太教之观点相一致;以此类推,倘若否认耶稣思想蕴含此等犹太元素,则必将否认耶稣针对弥赛亚的任何同一性认同感。

  雷德在其《福音书中的弥赛亚奥秘》(1901年)中推出这个结论。推演上述观点,他认为:耶稣受难前,仅以大师身份示人;受难后奉为弥赛亚实乃信徒之臆想,而耶稣有意隐匿其弥赛亚身份的说法,直至原始基督教晚期才见诸史籍。

  怀疑耶稣之弥赛亚言论,则必然认为:在两部最古老的福音书中,只是那些有关拿撒勒城之耶稣从教活动的若干记述可以认定为史实,其余皆为不实记载。为免得出如此偏激观点,后世研究者只得坦陈耶稣思想确实包含之弥赛亚观念。此等观点,亦即耶稣始终怀有之理念,以及耶稣确曾自视为弥赛亚的论调,直至19世纪末才渐为世人关注。海德堡神学家韦斯 在其《耶稣关于天国的训示》(1892年)中,清楚地表达了这个观点。然而,许多历史神学家仍旧不以为然,对韦斯的主张他们仍然持有保留意见。事实上,韦斯论述得还不够明晰、彻底,现代神学仍需依此观点进一步研究。毕竟,韦斯探究的焦点只是耶稣的思想,并未依此思路推演亦影响到耶稣的行为。在探究耶稣活动及其自愿殉难的决心时,韦斯使用了以往耶稣“初期成功后期失败”的惯用假设。然而,意欲历史性地理解耶稣生平,就得明白地对耶稣行为做出解释,不可依据一般心理学行事,引入的概念或可成功。

  其实我的思路已于1901年前不久,在《耶稣身份与耶稣受难之奥秘》中有所勾画、初现端倪。

  在模式下,耶稣之思想、言语与行动可以浑然一致,令人释然,因此也暗示福音书中许多质疑成伪的情节内容,其实是真实可解的。

  运用解释耶稣生平,我们不再质疑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相信它们是可信的。借此我们可以论证福音书所载之耶稣公开活动及自愿受难,皆依循一种值得信赖的宗教传统,其细节亦是可信的。传统之中某些元素若含混不清或者令人费解,只可归咎于在若干场合中,门徒们自己未能完全理解耶稣的言行。

  《历史耶稣之探索》出版后,我与雷德互通书信,交往愉快。当我获悉他罹患缠人的心脏病,随时可能驾鹤西去的消息时,悲痛之情无以复加。在他惠赐与我的最后几封信中,有一段这样写道:“主观感觉不错,客观状况无望。”一想到自己身体尚可、尽可放手工作,而他却将丰年弃世、舍家弃业,心中顿生悲情。在论著中,我曾高度评价他的卓越成绩,或许多少可以弥补他因执着追求线年,雷德辞世。

  出乎意料,我的著作在英国立即引起巨大反响。第一个回应者是牛津大学的桑戴 教授,他在课堂上大量引用我的观点讨论耶稣生平。令我惋惜的是,我实在挤不出时间,无法应邀前往英国。除了钻研医学,其时我还要攻读神学课程,另外我用法语撰写的巴赫专著即将发行德文版,种种事宜让我手忙脚乱,以致错过再次出访英国的机会。

  剑桥大学的伯基利 教授对我的著作也是推崇备至,并协助英文版发行事宜。德英翻译由他的学生蒙哥马利牧师完成,可谓准确流畅。我和他俩交往互动,友情渐深。伯基利教授从纯粹学术的角度认可我的著作,而桑戴博士则是因书中观点与他的宗教立场相符而支持我的。与他的天主教思维相左,自由派新教徒所呈现的耶稣之现代形象,实在是南辕北辙、格格不入。我无意在此抨击自由派新教思想,事实上,我对它持肯定态度。我只不过对其代表人物,譬如柯兰尼和雷德,持有分歧意见。挑战他们的,其实还有萨巴蒂耶、梅内格兹和高乃尔等其他自由派学者。

  我的这本书对泰利尔意义非凡。若非引用书中文献论证耶稣的思想和行为乃受的影响,他不可能在其《十字路口上的基督教》(1910)一书中将耶稣呈现为道德的启示者,因为,就本质而言,泰利尔是个天主教徒,而非新教教徒。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51323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