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垂询热线

0571-56835043

电子信箱

bloodcollectiontubes@gmail.com

公司地址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
邮编:318020
电话:0576-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
传真:0576-84050345

更多 | 加入成员列表

资源导航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智能走势开奖查询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0-01-12  浏览刺次数: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英语:The 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简称”

  ”,是一个位于非洲东北的国家。东与吉布提索马里毗邻,西同苏丹南苏丹交界,南与肯尼亚接壤,北接厄立特里亚。高原占全国面积的2/3,平均海拔近3000米,素有“非洲屋脊”之称,首都是亚的斯亚贝巴。

  埃塞俄比亚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1993年5月24日,埃塞俄比亚的厄立特里亚省举行公投,宣布独立,埃塞俄比亚成为内陆国。埃塞俄比亚是非洲联盟成员国之一,非盟总部就设在其首都。

  2018年2月16日,埃塞俄比亚部长会议发布消息,该国从16日开始进入全国紧急状态。实行紧急状态是为应对国家存在的不稳定局势并维护国家秩序,但并未透露紧急状态具体期限。

  The 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

  埃塞俄比亚是个有着3,000年文明历史的古国。从阿拉伯半岛南部移入的含米特人是最早的居民。

  公元1世纪至976年,在北方的阿克苏姆建立埃塞俄比亚帝国,又称阿克苏姆王国,4~5世纪基督教传入埃塞俄比亚。

  16世纪葡萄牙奥斯曼帝国相继入侵,基督教和伊斯兰势力各引一方为奥援。在维纳达加战役中,埃塞俄比亚皇帝加拉维德沃斯于葡萄牙人的帮助下,重创了伊斯兰的阿达尔苏丹国。

  1889年,孟尼利克二世称帝,统一全国,建都亚的斯亚贝巴,奠定现代埃塞俄比亚疆域。

  1896年,孟利尼克二世率兵在阿杜瓦大败意军,意被迫承认埃塞俄比亚独立。

  1936年,意大利入侵,占领亚的斯亚贝巴,征服埃塞俄比亚全国,塞拉西流亡英国伦敦。

  1974年9月,由于一批少壮军官组成“军队、警察和地方军协调委员会”(即DERGUE,英文SHADOW之意,后泛指军政府和门格斯图政权)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海尔·塞拉西政府,宣布结束帝制,成立“临时军政府”。11月,“临时军政府”又改为“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12月,“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宣布埃塞俄比亚为“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土地、金融财政机构和工业国有化。

  1977年2月,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MENGISTU HAILE MARIAM)中校发动军事政变,担任“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主席和国家元首。

  1979年,成立以军人为主的“埃塞俄比亚劳动人民党组织委员会”,实行一党制。

  1987年9月,门格斯图宣布解散“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结束军事统治,成立“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共和国”,并建立新议会,门格斯图担任国家总统和政府首脑。

  1988年3月,武装活动的“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EPLF)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向政府军发动进攻,大规模内战爆发。

  1989年,“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日,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为主的埃革阵军队进入亚的斯亚贝巴,门格斯图政权宣告瓦解。

  1991年7月,埃革阵主持召开全国会议,20多个政治和民族组织参加。会议通过了《过渡期宪章》,选举产生了87人的代表院,埃革阵主席梅莱斯·泽纳维任过渡政府总统和代表院院长。过渡政府成立。

  1993年5月24日,厄立特里亚(原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省)通过在国际社会监督下的全民公决,成为一个主权国家。

  1994年12月,制订《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宪法规定,埃塞在大选后将实行联邦制和议会内阁制,任期为五年。

  1995年5月全国大选,8月22日,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成立,梅莱斯以人民代表院多数党主席的身份就任总理。

  2000年5月14日,埃塞举行全国大选,埃革阵以绝对优势击败其他反对党蝉联执政。10月,新一届联邦议会和政府成立,两院议长和政府总理梅莱斯均当选连任,经议会批准原内阁也全部留任。

  2001年10月,梅调整政府机构,并对内阁进行改组,增设了青年、体育和文化部与税务部,成立了由18名部长组成的新一届内阁。

  2015年10月28日,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任期自2016年至2018年。

  埃塞俄比亚国家通讯社2016年10月9日援引总理海尔马里亚姆的话说,为应对奥罗米亚地区民众示威引发的紧张局势,埃塞进入为期6个月的国家紧急状态。

  2019年3月11日,埃塞俄比亚联邦议会人民代表院宣布,将3月11日设为全国哀悼日

  埃塞俄比亚位于北纬6度~9度,东经34度~40度之间,处于非洲之角的中心,是内陆国。东与吉布提索马里毗邻,西北和苏丹交界,北接厄立特里亚,南和肯尼亚接壤。

  埃塞俄比亚境内以山地高原为主,大部属埃塞俄比亚高原,中西部是高原的主体,占全境的2/3,东非大裂谷纵贯全境,平均海拔近3,000米,素有“非洲屋脊”之称。高原四周地势逐渐下降。

  埃塞俄比亚由于纬度跨度和海拔高度差距较大,虽地处热带,但是各地温度冷热不均。每年6-9月为大雨季,10-1月为旱季,2-5月为小雨季。由于不同季节和地区降雨不均,易出现局部干旱。气温范围为9.7℃-25.5℃。年平均温度为16℃。

  已探明的矿藏有黄金、铂、镍、铜、铁、煤、钽、硅、钾盐、磷酸盐、大理石、石灰石、石油和天然气。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英国、苏丹、约旦等国公司在埃塞进行油气勘探开发。水资源丰富,号称“东非水塔”。境内河流湖泊较多,青尼罗河发源于此,但利用率不足5%。森林覆盖率为9%。

  截至2019年1月,全国分为包括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和商业城市迪雷达瓦在内的2个自治行政区,以及9个民族州。

  Southern Nations, Nationalities, and Peoples Region

  埃塞俄比亚呈长方形,长与宽之比为3:2。自上而下由绿、黄、红三个平行相等的横长方形组成,旗面中间有国徽图案。从19世纪末期起,埃塞俄比亚就开始采用绿、黄、红横纹三色国旗。在现代史上,埃塞俄比亚是第一个跻身于自由民族之林的非洲国家。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众多非洲国家相继独立,并纷纷采用绿、黄、红作为国旗色彩,于是被称作“泛非洲色彩”。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古国之一,有着3000多年的漫长历史,赋予绿、黄、红三种色彩在这片大地上更深的渊源。历史上,它们与科普提克教堂的礼拜仪式息息相关,被供奉成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象征,体现人类自由所崇尚的忠诚、希望、仁慈三种美德。这三种色彩还分别代表埃塞俄比亚的三个地区:提克列(红)、阿姆哈拉(黄)、西奥亚(绿)。绿色代表肥沃的土地、温和的气候和丰富的植物资源,还象征对未来的希望;黄色象征和平与博爱,也代表人民建设国家的决心;红色象征人民为保卫祖国随时准备流血牺牲。

  埃塞俄比亚国徽呈圆形。蓝色圆面上一颗放射光芒的金黄色五角星。蓝色象征和平;五角星代表多样与统一,光芒象征繁荣、昌盛。整体象征国家的希望和民族性,各宗教族群的平等和团结,和谐相处。

  马蹄莲。在雨量与气温适应的地方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在有的地方是落叶植物。可长到1~2.5米高。地下具有根状茎,心状卵形叶子基生;初夏抽肉穗花序,外面有漏斗状白色或乳色的佛焰苞,形状似花冠。

  截至2012年,埃塞俄比亚共有人口9100万,是非洲第二大人口国。人口增长率为2.9%。

  全国约有80多个民族,主要有奥罗莫族(40%)、阿姆哈拉族(20%)、提格雷族(8%)、索马里族(6%)、锡达莫族(4%)等。居民中45%信奉埃塞正教,40-45%信奉伊斯兰教,5%信奉新教,其余信奉原始宗教。

  2000年,埃革阵执政以来,创建以民族区域自治为基础的联邦政体,以发展经济为重点,注重协调稳定、发展和民族团结三者间关系。

  1994年12月8日,埃塞制宪会议通过第四部宪法—《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次年8月22日生效。新宪法共11章106条,规定埃塞为联邦制国家,实行三权分立和议会制。总统为国家元首,任期6年。总理和内阁拥有最高执行权,由多数党或政治联盟联合组阁,集体向人民代表院负责。各民族平等自治,享有民族自决和分离权,任何一个民族的立法机构以2/3多数通过分离要求后,联邦政府应在3年内组织该族进行公决,多数赞成即可脱离联邦。各州可以本族语言为州工作语言。保障私有财产,但国家有权进行有偿征用。城乡土地和自然资源归国家所有,不得买卖或转让。组建多民族的国家军队和警察部队,军队不得干政。保障公民的民主自由和基本权利。

  联邦议会由人民代表院和联邦院组成,系国家最高立法机构。人民代表院系联邦立法和最高权力机构,负责宪法和联邦法律的制定与修订,由全国普选产生,每5年改选一次。一般不超过550个议席。本届人民代表院有547个议席,现任议长塔格塞·恰福(Tagese Chafo),2018年10月就职。联邦院拥有宪法解释权,有权决定民族自决与分离,解决民族之间纠纷。任期5年,由各州议会推选或人民直选产生,每个民族至少可有1名代表,每百万人口可增选1名代表。本届联邦院有163名议员,议长克里娅·易卜拉欣(Keira Ibrahim),2018年4月就职。

  联邦最高法院为联邦最高司法机构,院长梅阿扎·阿什娜菲(Meaza Ashenafi),下辖联邦高级法院和初审法院。总检察长格塔丘·安巴耶(Getachew Ambaye)。

  本届政府于2018年10月组成。除阿比总理外,还有21名内阁成员,主要有:副总理德梅克·梅孔嫩(Demeke Mekonnen),国防部长艾莎·穆罕默德(Aisha Mohammed),,总检察长贝尔哈努·策加耶(Berhanu Tsegaye),劳工与社会事务部长埃尔戈格·特斯法耶(Ergoge Tsefaye),外交部长沃尔基内·格贝耶胡(Workneh Gebeyehu)财长艾哈迈德·希德(Ahmed Shide),贸易与工业部长费特莱沃克·加布雷-埃格泽亚贝赫(Fetlework Gebre-Egzeiabeher),农业部长奥马尔·侯赛因(Omer Hussien),交通部长达格玛维特·莫格斯(Dagmawit Mogess),城市发展与建设部长安詹蒂拉尔·阿拜(Jantirar Abay),,水、灌溉和电力部长西莱希·贝克莱(Sileshi Bekele),矿业与油气部长塞缪尔·胡尔卡(Samuel Hurka),教育部长蒂拉耶·格特(Tilaye Gete),卫生部长阿米尔·阿曼(Amir Aman),文化与旅游部长希鲁特·卡索(Hirut Kassaw),妇女、儿童与青年部长亚莱姆-策盖·阿塞法(Yalem-Tsegay Assefa),税务部长阿达妮彻·阿贝贝(Adanech Abebe),和平部长穆菲丽哈特·卡米勒(Muferihat Kamil),创新与技术部长格塔洪·梅库里亚(Getahun Mekuria),科学与高等教育部长希鲁特·沃尔德马里亚姆(Hirut Woldemarian),计划与发展委员会部长菲祖姆·阿塞法(Fitsum Assefa)。

  (1)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The 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EPRDF ):简称埃革阵,执政党。于1989年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为核心组建,成员党包括阿姆哈拉民族、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和南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阵线个主要民族。决策机构是由36名成员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对内积极推行多党议会制民主和市场经济政策,尊重各民族自决权;对外主张在平等、相互尊重和不干涉内政基础上发展同世界各国的合作,推行地区大国战略。在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2015年的多党选举中均获胜。在本届人民院占501席。

  (2)团结民主联盟党(Coalition for Unity and Democracy Party):主要反对党。由原反对党联盟团结民主联盟的4个成员党于2005年9月合并而成,在本届人民院中没有席位。反对现行联邦制度,主张土地私有化,反对政府在埃厄边界问题上的立场。

  萨赫勒-沃克·祖德,1950年生。毕业于法国蒙彼利埃大学,获博士学位。有近30年驻外工作经历,曾担任过埃塞驻多国大使及联合国多个职位。1989年至1993年任埃塞驻塞内加尔兼驻马里、佛得角、几内亚比绍、冈比亚和几内亚大使,1993年至2002年任埃塞驻吉布提大使兼驻伊加特代表,2002年至2006年任埃塞驻法国大使兼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监管突尼斯、摩洛哥,2006年至2009年任埃塞驻非盟和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代表、外交部非洲司司长。2009年起进入联合国系统工作,2009年至2011年任联合国中非共和国建设和平综合办公室特别代表、主任,2011年至2018年任联合国内罗毕办事处总干事(副秘书长级)。2018年6月任联合国秘书长非盟特别代表及联合国非盟办事处主任。2018年10月当选总统。

  阿比·艾哈迈德·阿里,1976年生。2001年获埃塞信息技术大学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2005年在南非获密码学硕士学位,2011年获由英国格林尼治大学与埃塞国际领导力学院合作开展的变革型领导专业硕士学位,2013年获美国亚什兰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17年获亚的斯亚贝巴大学和平安全研究所博士学位。曾参加推翻门格斯图政权的武装斗争,2010年起任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奥民组)中央委员、埃塞人民代表院议员,2014至2016年创建埃塞科技信息中心并任主任,2015年起任奥民组执委、埃革阵执委,2016至2017年任科技部部长,2017年任奥罗米亚州城市发展与规划局局长,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任奥民组书记处书记。2018年2月当选奥民组主席,3月当选埃革阵主席,4月就任联邦政府总理,9月宣布将奥民组更名为奥罗莫。

  斯图执政时期因内乱不断、政策失当及天灾频繁,经济几近崩溃。埃革阵执政后,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为先导的发展战略,向市场经济过渡,经济恢复较快,1992-1997年经济年均增长7%。1998年埃厄边界冲突爆发后,经济发展受挫。2001年,以埃厄和平进程取得进展为契机,埃塞政府将工作重心转向经济建设。2002年,政府实施可持续发展和减贫计划,先后采取修改投资和移民政策,降低出口税和银行利率、加强能力建设、推广职业技术培训等措施,获国际金融机构肯定。但2002年因旱灾严重,经济增长率放缓,翌年有所恢复。2005年以来,政府实施“以农业为先导的工业化发展战略”,加大农业投入,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出口创汇型产业、旅游业和航空业,吸引外资参与埃塞能源和矿产资源开发,经济保持8%以上高速增长。联合国视埃塞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典范。2010年,埃革阵在多党议会选举中获胜后,着手制订并实施首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着力加强水电站、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制造业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2015年,首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圆满收官。2016年起实施第二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2018年主要经济数字预测如下:

  工业门类不齐全,结构不合理,零部件、原材料依靠进口。制造业以食品、饮料、纺织、皮革加工为主,集中于首都等两、三个城市。皮革是第二大出口产品,每年出口收入约5100万美元。

  近年来,埃塞加快推进工业化,积极建设工业园区。根据规划,拟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4个主要城市阿瓦萨、迪雷达瓦、马克雷、孔波查等重点建设工业园。亚的斯亚贝巴工业园建设已初具规模,阿瓦萨工业园竣工开园,其余两地工业园建设尚在规划。2015年4月,埃塞政府出台《工业园法》。

  总人口85%以上,主要从事种植和畜牧业,另有少量渔业和林业。现有农业用地1240万公顷。以小农耕作为主,广种薄收,靠天吃饭,常年缺粮。苔麸、小麦等谷类作物占粮食作物产量的84.15%。近年来,因政府取消农产品销售垄断、放松价格控制、鼓励农业小型贷款、加强农技推广和化肥使用、粮食产量有所上升。经济作物有咖啡、恰特草、鲜花、油料等。其中咖啡产量居非洲前列,年均产量33万吨左右。咖啡出口创汇占埃塞出口的约24%,其产量占世界产量的15%。

  畜牧业大国,适牧地占国土一半多。以家庭放牧为主,抗灾力低,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吸收约30%的农业人口。牲畜存栏总数居非洲之首、世界第十。其中牛3500万头、绵羊2100万只、山羊1680万只、骆驼100万头。

  旅游资源丰富,文物古迹及野生动物公园较多,有7处遗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政府已采取扩建机场、简化签证手续等措施促进旅游业发展,计划使埃塞到2020年成为非洲10大旅游国之一。

  政府着力改革税收结构,削减赤字,停止国内借贷,改发国债,国家财政状况好转。外汇储备35.77亿美元。埃塞属重债穷国减债倡议和多边债务减免倡议受益国,近年来获美国、俄罗斯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幅减债。埃塞有商业银行、开发银行、商业建设银行等3家国有银行和1家国有保险公司。另有12家私营银行,8家私营保险公司。其中私营银行在全国共设有363家分支机构,总资产达423亿比尔。

  埃塞进口平均税率为50%。近年出口回升较快,但因进口需求增加,逆差较大。出口商品主要有咖啡、油籽、恰特草、皮革和黄金,进口机械、汽车、石油产品、化肥、化学品等。主要贸易伙伴是美国欧盟等。

  1998年埃厄边界冲突爆发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暂停向埃塞发放新贷款,2000年12月埃厄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后恢复对其援助。援款主要来自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开发银行、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多边机构及美国欧盟等。

  1998年埃厄边界冲突爆发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暂停向埃塞发放新贷款。

  2000年12月埃厄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后恢复对其援助。援款主要来自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开发银行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多边机构及美国欧盟等。

  埃塞人相互问候,在多数情况下要鞠躬行礼。如身披“沙马”把头裹住的,要把它摘下来,甚至撩起,露出肩膀以表诚意。问候的时间可长达一二分钟,甚至还长。问候的内容无所不有,如问候彼此的健康、家庭成员、家畜、农田收成等。如果有事情要谈,也要等相互从容问候之后才能谈实质性的问题。在接受礼物时,表示高兴接受要伸出双手接礼。表示勉强接受时伸出一只手。有客人登门,女主人拿出最好的咖啡进行招待。客人接过咖啡,首先要有几句赞美话,否则会被主人视为无礼,不受欢迎。埃塞俄比亚的男女青年,在初次接吻时,如相互把盐粒吐在对方

  埃塞人喜爱鲜艳明亮的颜色,禁忌黑色,也禁忌宗教象征图案。埃塞人哀悼死者时,穿淡黄色服装,但出门做客是绝对不能穿黄色服装的。

  武装力量由国防军、安全部队和民兵组成。联邦政府总理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统帅全国武装力量。国防部为最高军事行政机关,下辖空军司令部和陆军司令部,国防军参谋长塞拉·梅孔嫩(Seare Mekonen )上将为最高军事指挥官。国防军由原埃革阵领导的推翻门格斯图政权的军队组成,1991年革命胜利后成为正规国防军,1996年正式实行军衔制,共分12级,上将是全军最高军衔。埃厄边界冲突结束后,埃塞大规模裁军,国防开支不断下降。国防军总兵力约18万人,其中正规军约15万人,安全部队和民兵预备役约3万人。空军约8000人,有作战飞机130余架。安全防暴部队负责重点警务、维持社会秩序。民兵组织属地方武装组成部分,配合正规部队防卫作战、维持治安。军队装备以苏制武器为主。

  铁路:由中国提供融资并承建的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标准轨电气化铁路于2016年10月竣工通车,2018年1月正式投入商业运营,全长约760公里,埃塞境内长约670公里,是埃塞唯一一条电气化跨国铁路。

  公路:公路运输占全国总运量的90%。埃塞政府正实施公路部门发展计划对公路系统扩建改造。截至2015年,全国公路总长约11万公里。根据埃塞第二个“增长与转型计划”设定的目标,到2019/2020财年末,埃塞全国公路通车里程将达22万公里。

  水运:曾以厄立特里亚的阿萨布、马萨瓦港为主要港口。埃厄发生边界冲突后,进出货物主要通过吉布提港,使用该港90%的吞吐能力。

  空运:共有40多个机场,其中亚的斯亚贝巴、迪雷达瓦和巴赫达尔为国际机场。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现有飞机82架,包括空客A350、波音787等最先近机型。航线遍布各大洲,国内客运目的地19个、国际客运目的地95个、货运目的地35个。2015/2016财年,埃航运送旅客760万人次,货物27万吨,成为非洲唯一拥有700万以上旅客规模航空公司。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宝利国际机场系非洲年度最佳机场,向15家航空公司提供地勤服务。

  埃革阵执政后,将发展教育、提高国民文化素质和培养技术人才作为政府工作重点之一。全国实行10年义务教育制,包括小学8年、初中2年。共有小学2.1万所,在校生超过1400万人,教师约21.6万人。综合性大学数量已从2所增至21所。适龄儿童入学率达90%,中学和大学入学率分别为28%和17%。成年男性识字率为50%,女性为23%。埃塞公立大学入学人数已达79000人。

  截止至2004年,埃塞俄比亚只有28.4%的人口有安全饮水。艾滋病感染者近300万,居世界第三位。51%的人口能够享受医疗服务,每36954人一个医生,每5266人一张病床。截至2004年,全国共有医院115所,卫生中心423个,卫生站2167个,卫生点1386个。

  全国现有121家报刊杂志。官方有阿姆哈拉语日报《亚的斯泽门》(Addis Zemen)和季刊《泽门》(Zemen),奥罗莫语周报《贝瑞萨》(Beresa),阿姆哈拉语和英文季刊《今日埃塞俄比亚》(Ethiopia Today),英文日报《埃塞俄比亚先驱报》(The Ethiopian Herald),阿拉伯文周报《世界》(Alem)。

  官方埃塞俄比亚通讯社(Ethiopian News Agency)成立于1942年,是非洲大陆历史最悠久的通讯社之一,也是埃塞最早的新闻机构。在国内设有38家分支机构。另有私营的瓦尔塔信息中心(Walta Information Center),1993年成立,主要报道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要闻,向国内各广播电台、电视台和主要报刊供稿。

  埃塞俄比亚广播电台现有近百名记者,对内用阿姆哈拉等8种民族语言,对外用英、法和阿拉伯语广播。埃塞俄比亚电视台为国内唯一的电视台,1965年开播,播放阿姆哈拉、奥罗莫、提格雷语和英语节目。为加强广播电视管理,埃塞政府于2002年1月通过广播法,并在新闻部辖下成立了广播电视局(ERTA)。

  埃塞俄比亚人均预期寿命42岁,婴儿死亡率96.8‰。44%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50%人口粮食不足15公斤/月。用电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3%。艾滋病感染者近300万。全国范围内医疗服务覆盖率达87%。

  奉行全方位外交政策,主张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基础上与各国发展关系。强调外交为经济建设服务。重视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合作,努力发展与西方和阿拉伯国家关系,争取经济援助。注重学习借鉴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发展经验。努力推动非洲政治、经济转型,重视在非洲特别是东非发挥地区大国作用,积极调解南苏丹、索马里等地区热点问题。是非洲联盟、(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等组织成员,现任(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轮值主席。

  国际形势:认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潮流,国际社会围绕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合作趋势有望加强。支持国际关系民主化,呼吁发展中国家通过联合自强积极融入全球化进程。非洲应在全球治理问题上拥有更多发言权。

  联合国改革:重视联合国作用,认为世界多极化趋势为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了契机。主张促进联合国民主化,支持安理会改革,希望非洲拥有具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席位,坚持非盟共同立场。

  非洲发展: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非洲,创新融资方式,增加融资渠道,加大对非援助力度。主张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为非洲国家增加相应政策空间,将非洲国家的发展成果和绩效作为提供援助的标准,增加非洲代表性和发言权。认为非洲国家应认真思考自身发展道路和政策,避免被进一步边缘化。

  气候变化:梅莱斯总理生前曾担任非洲气候变化问题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委员会协调员、联合国气候变化资金问题高级别小组共同主席(该小组因任务完成已解散)。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呼吁非洲国家加强团结与合作,建立气候变化问题非洲集体谈判机制;基本认同全球升温不超过2℃及2050年全球排放减半的长期目标,要求发达国家必须率先大幅减排,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足够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对德班会议结果基本满意,认为会议坚持了双轨谈判机制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就《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作出安排,启动了绿色气候基金,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积极信号,整体对非洲有利。

  1970年11月24日两国建交。海尔·塞拉西皇帝、门格斯图总统、梅莱斯总理等曾访华。埃革阵政府坚持一个中国立场,重视对华关系,愿学习和借鉴我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经验。两国签有贸易、经济技术合作、文化合作等协定。

  2005年是中埃建交35周年,两国总理和外长互致贺电,双方举行了一系列庆祝活动,并以此为契机推动两国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向前发展。11月27-30日,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塞尤姆·梅斯芬(Seyoum Mesfin,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副主席予以会见,李肇星外长主持会谈。双方签署了中埃经济技术合作协定。

  2007年4月,埃塞俄比亚人劫持16名中国人质,7人遇害,9人获救,他们于5月都回到国内,尽管如此,两国的关系仍然是友好的。

  此外,外交部部长助理吕国增两次访埃。中国政府还应埃政府邀请派遣观察员对埃议会选举进行了观察。南京军区司令员朱文泉中将、教育部援非工作组访埃。中方派出12名青年志愿者赴埃开展支援服务工作。埃议会联邦院议长穆拉图·特肖梅来华参加世界汉语大会。埃教育部长辛塔耶胡·沃尔德·米切尔来华出席首届中非教育部长论坛。埃最高法院副院长曼比尔·谢哈耶、埃新闻团访华。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05年中国同埃塞俄比亚贸易总额为3.69亿美元,同比增长77.4%。其中中方出口额为2.84亿美元,进口额为8571万美元。2006年1-6月双边贸易额为2.78亿美元,同比增长77.3%,中方出口额为1.73亿美元,进口额为1.05亿美元。

  埃塞与美国1903年建交。埃塞重视对美关系,是接受美援助最多的黑非洲国家之一,但对美指责其侵犯人权予以严厉批评。美视埃塞为非洲反恐合作伙伴,支持埃塞出兵索马里。两国保持密切的军事合作。2007年,埃塞总统吉尔马、外长塞尤姆分别访美。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弗雷泽数次访问埃塞。2008年10月,埃塞总理梅莱斯赴纽约出席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期间会见美国务卿赖斯。2010年7月,美国务院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卡尔森访问埃塞。2011年,埃塞副总理兼外长海尔马里亚姆访美,美国国务卿克林顿访问埃塞。2014年4月,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埃塞。8月,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赴美出席美非峰会。2015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埃塞。2017年10月,美共和党两参议员访埃,美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受特朗普总统委派访埃。2018年3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埃。7月,阿比总理访美,分别会晤美副总统彭斯、世界银行行长金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组织总裁拉加德。11月,美国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纳吉访埃,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瓦尔德豪泽随访。

  19世纪,英国远征军入侵埃塞俄比亚,遭到当地军民顽强抵抗。1973年,埃塞与英国签署经济技术合作协定。门格斯图执政时期,双方因埃塞与索马里领土争端关系疏远。埃革阵执政后,两国关系逐步改善。英在埃塞设有文化中心,是埃塞第二大援助国。2005年5月埃塞大选后,两国关系因英国指责选举不符合民主标准而受到一定影响。2006年两国关系有所恢复。埃塞认为英在减免债务、加强能力建设、消除贫困、建立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建立网络信息平台等方面给予了很大帮助。2008年6月,英国外交国务大臣吉姆·豪威尔访问埃塞。2011年,埃塞副总理兼外长海尔马里亚姆访英。英国国际发展大臣、外交大臣先后访问埃塞。2013年1月,埃塞外长特沃德罗斯访英。2月,英国副首相访问埃塞。7月,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访问埃塞。2018年11月,英国非洲事务大臣哈里特·鲍德温访问埃塞。

  冷战结束后,埃塞同俄罗斯交往不多,经贸活动较少。1992年1月,埃塞宣布承认独立的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2001年,埃塞总理梅莱斯首次正式访俄。11月,俄埃友好协会成立。2002年9月,俄罗斯总理卡西亚诺夫访问埃塞,与梅莱斯总理举行会谈,双方就修复原苏联经援项目、开发天然气等合作达成一致。2004年两国建立直接贸易关系。2011年,埃塞副总理兼外长海尔马里亚姆访俄。2007年至2013年11月,俄向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埃塞办事处提供1300万美元援助。2018年3月,俄外长拉夫罗夫访埃。

  埃塞与厄特1952年结成联邦。1962年埃塞政府宣布将厄特并为一个州,引发厄特人民武装独立斗争。1993年厄特宣布独立,埃塞予以承认并与之建交。1998年两国因边界冲突爆发战争,2000年签署和平协议,同年9月联合国埃厄特派团成立。因埃塞对埃厄边界委员会裁决先接受后拒绝,埃厄和平进程陷入僵局。边委会于2007年11月完成“图上标界”后宣布解散。2008年7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终止埃厄特派团任期。2009年和2011年,埃塞两次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对厄实施制裁。2016年6月,两国在边界中断地区发生小规模交火,并互相指责对方发起挑衅。

  埃塞和吉布提于1995年建立领事级关系,1996年正式建交。两国铁路和公路相连,合营埃塞-吉布提铁路公司,签有友好合作条约。埃厄交恶后吉布提港成为埃塞第一大出海通道。埃塞进出口货物的85%通过该港转运,每年向吉支付7亿美元港口使用费。近年来,双边关系良好,两国领导人多次互访,并签署了安全、港口、贸易、投资等多项合作协议。2017年3月,吉布提总统盖莱访问埃塞。2018年4月,阿比总理访问吉布提。

  埃塞和肯尼亚于1961年建交(1954年建立领事级关系),埃革阵执政后,双边关系进一步发展。2005年3月,肯总统齐贝吉访埃。双方同意在投资、贸易、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地区和平等领域进行合作,并签署两国军事领域合作协议。2007年1月,埃塞总理梅莱斯对肯尼亚进行工作访问。2012年3月2日,埃塞总理梅莱斯、肯尼亚总统齐贝吉和南苏丹总统基尔在肯尼亚拉穆港共同出席拉穆港-南苏丹-埃塞交通走廊项目奠基仪式,该项目包括港口、道路、铁路和输油管道建设,旨在为东部和中部非洲地区的内陆国家提供贸易通道和出海港口。2013年4月,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访问肯尼亚,会见肯总统肯雅塔,双方就两国关系和索马里和平和重建问题交换意见。

  埃塞和苏丹1956年建交。20世纪80年代,埃塞、苏丹因相互支持对方武装交恶。埃革阵执政后,两国关系特别是经贸合作发展较快。开通了公路和微波通讯,埃塞开始从苏丹大量进口石油,并使用苏丹港。埃塞支持苏政府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认为达问题属苏内政。反对国际刑事法院起诉苏总统巴希尔。2008年4月,埃塞参与联合国/非盟苏丹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首批警察共15人启程赴苏,此后在达区部署了1600名维和士兵。近年来两国高层互访不断。2010年4月,埃塞总理梅莱斯致电苏丹总统巴希尔,祝贺巴连任。2011年7月,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埃塞向阿布耶伊地区部署联合国临时安全部队(UNISFA)。

  埃塞是同时与苏丹、南苏丹为邻的国家。在埃塞皇帝海尔·塞拉西推动下,苏丹政府于1972年与南部苏丹当局签署《亚的斯亚贝巴协议》,正版数码挂牌彩图。苏第一次内战结束。门格斯图军政府时期,埃塞与苏丹关系相对较冷淡。1983年苏第二次内战爆发,埃塞加大了对苏南部地区反苏武装的支持。苏政府亦支持埃塞境内的武装,两国由此交恶。1991年埃革阵推翻门格斯图军政府上台执政后,注意平衡发展与两苏关系,并通过多渠道参与调解苏内战。2005年,两苏在肯尼亚签署《全面和平协议》(CPA),埃塞为此发挥了积极作用。此后,埃塞与南苏丹当局分别在朱巴和亚的斯亚贝巴互设领事馆。2011年7月,埃塞总理梅莱斯出席南苏丹独立日庆典活动,当天两国建交。同年11月,埃塞将驻朱巴领馆升格为大使馆。建交后,两国互访频繁,双方成立了部长级联合委员会,确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在交通、运输、贸易、通讯、教育、能力建设、安全等领域加强合作。2013年12月南苏丹爆发激烈武装冲突后,埃塞积极参与斡旋,海尔马里亚姆总理亲赴南调解,发挥了重要作用。2014年1月以来,在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伊加特)等各方大力斡旋下,南苏丹冲突双方多次在埃塞进行谈判并签署停火协议。5月,南苏丹总统基尔和反对派领导人马夏尔在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主持下,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冲突爆发以来首次会晤,并签署《关于解决南苏丹危机的协议》。2017年底、2018年初以来,尽管埃塞政局出现变化,但埃塞仍坚持推动在该国召开了三次“重振南和平协议高级别论坛”会议。埃塞总统萨赫勒-沃克参加了2018年10月31日在南首都朱巴举行的《重振协议》签署庆典。

  两国在尼罗河水资源使用问题上素有分歧。埃革阵执政后,双边关系逐步改善。两国与苏丹在尼罗河水资源使用问题上保持沟通,成立“东尼罗河流域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和“三方论坛”,协调合理开发和利用尼罗河水资源问题。2007年1月,埃塞外长塞尤姆访问埃及。2009年6月,两国签署《关于共同开发利用尼罗河的谅解备忘录》。2010年5月,以埃塞为首的尼罗河上游7国单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要求尼罗河流域各国享有公平、合理利用尼罗河水资源的权利,埃及对此予以反对。2013年6月,埃及外长访问埃塞,双方发表联合公报,表示将通过对线月,在苏丹推动下,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埃及总统塞西和苏丹总统巴希尔在喀土穆共同签署《复兴大坝原则宣言协议》,强调通过协商谈判和平解决分歧,在互利共赢和尊重国际法基础上进行合作。2018年1月,海尔总理访问埃及,同埃及总统塞西就尼罗河水资源分配和埃塞复兴大坝建设进行直接对话。同月,苏丹总统巴希尔、埃及总统塞西、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在第30届非盟峰会期间举行三方会议,就三国关系特别是建设复兴大坝交换看法,宣布成立由三国水利部长参与的技术委员会,就建设复兴大坝面临问题进行探讨。5月,埃塞与埃及、苏丹在亚的斯亚贝巴就复兴大坝问题举行新一轮磋商并达成共识。6月,阿比总理访问埃及,表示复兴大坝不会影响埃及的尼罗河水量份额。12月,埃塞宣布复兴大坝水电站将推迟至2022年完工。

  1964年和1977年,两国曾因领土争端两度交战,并于1977年断交。埃革阵执政后,埃塞积极参与调解索国内冲突,多次在其境内推动索各派召开和会并发起国际援索会议。2002年1月,(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首脑会议授权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等国联合调解索问题,并召开索新一轮和会。在埃塞等国推动下,索通过过渡联邦宪章并成立过渡联邦政府和议会。2006年10月,索过渡联邦政府总统优素福访问埃塞,会见梅莱斯总理,寻求埃塞继续支持索和平进程并提供援助。12月,埃塞出兵协助索过渡联邦政府击败武装伊斯兰法院联盟。2010年3月,索过渡政府与重要武装派别逊尼派联盟达成合作协议,本港台开奖查询北京剧种演北京故事 曲剧《王致和》勾勒老牌号兴,埃塞为此发挥了重要作用。2010年9月和11月,索过渡政府总理和总统分别访问埃塞。2011年12月,埃塞出兵越境打击索武装沙巴布。2012年索正式政府成立后,两国高层交往较多,埃塞并促成索政府与朱巴兰地方临时政府达成和解协议。2013年4月,索马里总理希尔敦访问埃塞,埃塞表示将一如既往支持索马里和平和稳定。2014年1月,埃塞驻索部队正式加入非盟驻索特派团。2017年2月,索举行总统选举,前总理穆罕默德当选新一届联邦政府总统并就职,埃塞对穆当选表示祝贺。

  埃塞积极发展同阿拉伯特别是海湾国家的关系,争取经援和投资。2003年1月,埃塞、苏丹、也门外长会议在喀土穆召开,三方就加强经济合作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同意建立地区反恐联盟。2004年2月,埃塞总理梅莱斯在出席非盟特别首脑会议期间与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举行会谈。2005年2月,梅莱斯总理访问卡塔尔,两国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同年3月,沙特议会代表团访问埃塞。2008年4月,埃塞指责卡塔尔破坏非洲之角稳定,宣布两国断交。2012年11月,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访问埃塞,此系两国断交后首次高层访问,标志着埃卡关系正式恢复正常化。2013年3月,阿联酋外长谢赫·阿卜杜拉访问埃塞。埃塞决定在阿布扎比开设新使馆。11月,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赴科威特出席“第三届非洲-阿拉伯峰会”。

  东非大裂谷北起西亚的死海约旦河谷地,南出亚喀巴湾经红海,由东北向西南纵贯埃塞俄比亚高原中部。抵达埃塞俄比亚南端的阿巴亚湖后,大裂谷分成东西两支继续向南延伸。东支裂谷为主裂谷,它经肯尼亚北端的图尔卡纳湖向南纵贯肯尼亚高地,过马尼亚拉湖向西南延伸至坦桑尼亚南端的马拉维湖。

  东非裂谷带地形复杂,千姿百态。有时高峰矗立,层峦叠嶂;有时峡谷含幽,湖光秀美。裂谷带火山林立,多姿多彩。在众多的火山中有数百年不曾活动的死火山,也有本世纪还曾爆发过的活火山。其中最为著名的有乞力马扎罗山和位于肯尼亚境内的肯尼亚火山。坦桑尼亚境内的梅鲁火山是一座活火山,曾于1953年爆发过。这里最为壮观的活火山应数位于基伍湖以北的尼腊贡戈火山。这座火山海拔只有3700米,但火山上空终年笼罩着浓烟,方圆几十里都可闻刺鼻的硫磺气味,火山口里有一个充满高温熔岩的岩浆湖,湖中岩浆红如钢水,时而热浪翻滚,火光冲天,时而轰鸣大作,响彻云霄,真可谓为世上少有的奇观。

  东非大裂谷几乎跨越了东部非洲所有的国家,其中以在埃塞俄比亚境内为最长。其实东非大裂谷不只局限于东非范围之内,它实际上是地跨中东与东非的一条巨大断裂带,所以人们将其称为地球最大的伤疤。

  在埃塞俄比亚的北部,隐藏在绿色橄榄树林中的11座拉利贝拉教堂突然显现。人们通常是仰视教堂,而在这里则变成了俯视。这些教堂坐落在岩石的巨大深坑中。精致的教堂像庞大的雕塑,与埃洛拉的庙宇一样从坚硬的岩石中开凿而成。它们建于公元12世纪后期拉利贝国王统治时期。由于该城镇名声日增,最终以国王拉利贝的名字重新命名(原名为“哈”)。圣乔治教堂是拉利贝惟一被凿成十字架形的教堂。

  这些教堂的建成使拉利贝拉城成了一个宗教中心。它也许可以与埃塞俄比亚最重要的城市阿克萨姆,或者甚至与耶路撒冷相匹敌。从前人们只能乘坐骡车抵达这里。21世纪初,从公路或空中都很容易到达拉利贝拉。

  这座硫磺温泉位于非洲埃塞俄比亚,温泉的水面低于海平面,水中盐分极高。受盐及其他矿物的影响,温泉呈现鲜亮的颜色。

  所谓优秀的女人,就是那些敢面对痛苦、有韧性的女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所以,对于原始部落来说,在仪式上,直面肉体疼痛,才是最好展示自己坚强的机会。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513236.com All Rights Reserved.